优博平台登录

过去这几百人都是赵云的亲卫和李林的护卫营

“啊!”李林嚎叫一声,怒吼道:“刘和!你不得好死!”
 
    “哈哈!”刘和大笑两声,瞬间面目极其狰狞,对李林吼道:“那就看看,是你先死,还是寡人先死!”
 
    “主公!主公!”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李林,赵云大吼两声,“李元杰!”
 
    最后一声,赵云直接喊上了李林的名讳,对于一个部下,这可是大不敬,但是如今,赵云看着这个既是自己的主公,又是自己义弟的李林,这般的面色,当然也不管别的,只要是唤醒他,叫了名字有能怎样?
 
    李林明显浑身一抖,赵云喊道:“此乃是刘和诈你,切莫上当,还是赶紧逃出去啊!主公!”
 
    方方也是大喊一声,道:“主公,末将护着你冲出去!”
 
    李林那还能说啥,立即怒吼一声,道:“走!”说完,便直接向东方冲去,李林所带皆是骑兵,来去如风,突围,更是迅速。
 
    但是纵然李林骑兵何其精锐,也是敌不过已经准备了这么久的刘和兵马,贾诩早就将李林逃脱的路线算好,只看李林没冲出几步,就在自己的正前方,飞速的冲出一支兵马,李林大惊,当机立断,喊道:“向那边!”随即一挥手,直乐一个方向,兵马机动迅速,立即杀了过去,但是过去了再一看,那里早就已经有一批兵马埋伏…………
 
    刘和看到了下方慌张逃窜,但是到了那里都是自己麾下早就已经埋伏好的兵马,刘和笑了出来道:“呵呵!这个时候要是有人能再次弹奏一曲还是多好啊!十面埋伏,哈哈,李林,寡人把你当成了西楚霸王,你配得上吗?”
 
    “十面埋伏?大王说的很是贴切!”一个声音响起,刘和回头一看,脸上笑意更浓,因为那人正是这一次的大功臣,毒士贾诩。
 
    刘和笑道:“呵呵,文和妙计,真是令寡人佩服啊,此次截杀李元杰,文和乃是首功!”
 
    贾诩对于刘和的夸奖欣然接受,拱手道:“多谢大王!”
 
    “诶?”刘和望了望四周,疑惑的问道:“仲达呢?刚才还在这里,怎么不见他人影?”刘和再一仔细想,李林没到的时候,司马懿就在自己身边啊,但是刚才李林来的时候,好像是司马懿就不见了啊?怎么?莫非他还不敢见李元杰?
 
    贾诩幽幽说道:“想必是司马大人已经亲临阵前安排去了!”
 
    “哦!”刘和点点头,接着道:“来!看看这李元杰最后的垂死挣扎到底是一个什么模样!”
 
    “哼!”一听到刘和身边一个冷哼,道:“你们看吧,我走了!”
 
    刘和一看,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刘真,还不等自己说话,刘真就已经缓步走了下去,根本就没把刘和放在眼里…………
 
 第二十九章 骁骑vs飞燕(1)
 
    “哼!”刘和很是郁闷的哼了一声,对于刘真对自己这般的脸色,刘和也是无可奈何,毕竟是自己的妹妹,别过头,不去想这个很难搞的女人,继续低头看着下面犹如困兽一般的李林。
 
    “哼!李林!今日祭天,你就是我给老天最好祭品,给我登基大位最好的一个见证!”刘和冲着场下大喊。
 
    场下,李林一千多兵马已经被围了起来,李林目光凛冽,手中林刀打了一个圈,笑骂道:“哈哈,刘和小儿,想要困住我吗?那就要看看你的人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!”
 
    随即,李林林刀一只东方,怒吼一声,道:“列阵,杀出去!”
 
    “列阵!”赵云跟着怒吼一声,一马当先,一千余人皆是李林麾下精锐中的蒋锐,反应何其迅速,立即继承楔形阵,赵云一马当先,乃是这楔形阵之首,众人将李林护在了最中间。
 
    “杀!”一声怒吼,一千余人,冲着围上来的刘和大军杀去,赵云龙云枪上下翻飞,大喊着,道:“都给我死开!”
 
    刘和兵将虽多,但是又怎么可与这一千多以一当十的精锐可比,护卫营的护卫配有弓箭,方方立即从马上在下弓箭,骑射,对于护卫营来说那是最基本的,三百护卫营将士立即弯弓搭箭,都不需要瞄准,直接冲天,方方怒吼一声,道:“射!”
 
    三百支箭矢冲天而起,画了一个抛物线,在落了下去,直接就落在了在李林众人正前方的刘和大军身上,刘和的士兵没有防备,不少人都是中箭倒地,但是就300护卫营,如何能够造成太大的杀伤力,只不过是威慑而已。
 
    但是这一千骁骑营,加上赵云和李林的白马护卫,护卫营,这样古代组合,就靠着刘和麾下这些普通的兵马,有怎么可以奈何得了,李林带领众人就冲着一点突围,乃是上上之策,眼看着这刘和的包围圈竟然有些松动。
 
    而崖壁上的刘和,看的大怒,骂道:“废物,都是废物,两万人,难道连李林的一千人都拦不下吗,让于毒出动!”
 
    “诺!”立即有人点头,点燃一支火把,士兵冲着下面挥舞了几下。
 
    而就在不远处,一队已经准备多时的兵马终于看到了这崖壁上的指示,带头的将军不是别人,正是于毒,看到士兵挥舞的火把,于毒大笑道:“哈哈,我就说,这些个兵马根本就是废物,要抓李林,怎么没有我们飞燕精骑呢,兄弟们!”
 
    于毒身后一千余人立即喊道:“在!”
 
    “哈哈!杀!”于毒一声怪叫,随即便杀了出去,而身后,一千与骑兵也是立即夹动马腹,冲了出去,根本没哟什么阵型可言,但是嚎叫之中,这伙骑兵却带出来了漫天的萧杀之气,还没有厮杀,就已经问道了弄弄的血腥味道,一个个骑兵好似根本不用预热一般,眼睛已经通红,最小均是上挑。
 
    于毒一看已经接近了李林的突破点,大喊一声,道:“给我让开!飞燕猎食,不需要你们插手!”
 
    前面挡路的刘和大军,一听到飞燕两个字,均是大惊,慌忙的将道路让开,好似这冲杀过来的压根就不是自己方的队伍,于毒一看,这李林的大军就在眼前,十分的开心,大笑的一抹自己胯下坐骑的鬃毛,道:“哈哈,兄弟们,这一会保你大餐一顿!”
 
    “呜呜…………”胯下的战马好似听懂了一般,发出了迎合的叫声,竟然也眼睛一瞪,而且还是血一般的红。
 
    “杀!”赵云已经感受道了这一伙人马所带来的杀去,周围本来包围而来的刘和大军竟然让开了,这是多奇怪,在抬头一看,竟然是给这一伙骑兵让开道路,周围徒增的血腥之气,让赵云目光一紧,心说“这一伙人马不简单,这样的气息,自己也就在血杀营那里感受到过,不过这些人更加的血腥,而血杀的杀戮之气!”
 
    赵云一听龙云枪,喊道:“骁骑营,冲!”
 
    一千骁骑营将士,当然也是看到了前方正在冲杀而来的,一听到赵云的吼叫,纷纷怒吼一声,“冲啊!”
 
    辽刀一甩,立即从这于毒带领的飞燕精骑杀了过去,“嘿嘿!”马上的于毒怪笑一声,双手负于腰间,以抽,身后两把弯刀而出,带出了一丝丝的血腥之气,“啊哈!”怪叫之后,千余飞燕精骑均是跟随则会于毒的动作,打马加速,两支当今天下顶级的骑兵,就这样碰到了一起。
 
    辽刀,乃是李林分了很大力气制作而出,乃是弯刀的改进版,加长的刀身,乃是为了方便将士在马上作战,也要比这弯刀要坚固,锋利,而后又加上了一个可以安装的长柄,手持辽刀的骁骑营士兵,甚至是可以在马上与敌军单打独斗一般的斗将,但是这样一来,也增加了辽刀的重量,降低了辽刀在兵阵之中的冲杀速度,但是李林已经不像是以前,总是以少对多,幽辽战马多的是,骑兵也多的是,用到骁骑营突袭的时候也越来越少,而是更加注重了兵阵的使用,所以李林才决定如此改进,而更加轻便的林刀,也就只能在少数地方使用,并无法大面积装备有三五千的骁骑营队伍当中。
 
    而在后面,赵云知道,现在不可耽误时间,让骁骑营拖住这一伙骑兵,赵云横枪在后,立即对身后的李林喊道:“主公,快!末将护着你走!”
 
    随即指向了另一个有缺口的方向,赵云立即带领剩下的几百人,杀过去,这几百人都是赵云的亲卫和李林的护卫营,可以说战斗力比那骁骑营还要强上不少,而这个什么飞燕精骑杀了进来,刘和的大军纷纷避开,也给了一个李林众人杀出去的机会。
 
    骁骑营与飞燕精骑碰到了一起,飞燕精骑在于毒的带领下,犹如惊涛骇浪,疯狂的扑向了献殷勤,而献殷勤靠着装备精良,就好似在风浪之中的战舰,可以乘风破浪,于毒,反手拿着两把弯刀,手臂迅速废物,怒吼着“杀啊!”
这么一股子劲,竟然可以让骁骑营的将士晃了守将。
 
    一个回合碰撞,两伙兵马分开,骁骑营全员带上,但是无人跌落下马,在看飞燕精骑,已经有十几个人跌落马下,就算是不死,也已经被战马的马蹄踩死,看似是骁骑营稳占上风,但是却看到骁骑营的将士一个个脸上惊奇无比。
 
    立即有人骂道:“妈的,这般滚蛋到底给他们的马吃了什么!”
 
    为何这么说,正是因为对面的这些飞燕精骑,最恐怖的并不是他们的士兵,而是他们的战马,这些飞燕骑兵皆是双手持刀,双腿架着马腹,只是要在马上稳定罢了,但是他们确实从来不会控制自己的战马,这是为何?但是这些个战马竟然根本不用控制,马上的将士,你在一个个都是拼命在战斗,根本不用理会胯下的战马,因为这个战马直接就想着敌军杀了过去,而且这战马就好似第二名士兵,与敌军的战马对上,也好似就看到了仇人……啊不仇马一般,对骁骑营的将士的胯下战马又是撞击,又是撕咬,骁骑营将士一开始还奇怪,这些飞燕精骑的这马怎么有些不一样,打到一块才知道,飞燕精骑的战马没有嚼子,这东西本来是为了防止在战马嘴馋,胡乱吃草,所以在战斗之时,要用此物将战马的嘴巴固定,不让战马随意吃草,等到休息之时在拿下来,给战马吃最好的草料,让战马长得更加的健壮,就好似控制饮食一般,但是这飞燕精骑的战马没有这个东西,因为在作战之时,这些战马的嘴巴,就是一种武器,够不到敌军的骑兵,到那时还够不到敌军的战马吗?看到敌军的战马就好似看到了敌马,不停的攻击,就连战马都这么的凶狠,更别说这马上的骑兵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其实骁骑营的士兵不知道,不是飞燕精骑的骑兵不想控制战马,是因为,他们胯下的战马,在疯狂起来可是比自己好样勇猛,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了战马攻击的欲望,所以自己只能孤注一掷,直接被战马拉到了敌军的眼前,战马可是不会理会你打不打得过眼前的敌军,所以马上的骑士只能全力以赴,这也是让士兵不得不已死奋战的一种方法,每次作战,飞燕精骑的将士必然全力用命,也就逐渐练就出了这一只疯狂而又嗜血的兵马,纵横西北…………
 
 
版权所有:优博平台,优博平台登陆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